TEL:0877-2665467

足彩狗万网址

玉溪首例毒驾肇事引发连环案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15-06-26 16:13:59  点击:1240

玉溪首例毒驾肇事引发连环案

    一、吸毒喝酒无证的周某某驾驶“本田”致两死两伤。

2011年8月30日12时16分许,周某某无机动车驾驶证、吸食毒品后并饮酒,驾驶一辆黑色本田轿车从红塔区中卫行驶至民富街14号旁街道时,车辆先后撞上两名小学生、两名路人和三辆车后,撞击路边行道树才停下。事故造成被害人李某、程某某二人当场死亡,被害人何某某、杜某某受伤,黑色本田轿车车头严重变形、三轮车车体严重变形、微型车前后挡风玻璃缺失、车体变形的严重后果。

经鉴定,周某某所驾驶车辆性能正常,肇事碰撞时车速约为75km/h,远远超出了城区时速40km/h的规定。周某某驾驶车辆肇事前后相距71.55米,仅在起点有0.95米的制动印。检查机关出示的证据显示,周某某事发时因精神恍惚,“一直踩着油门”,未采取任何减速措施。

二、周律师代理索赔首战告捷。

针对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向法庭提供了相应的证据,认为被告人周某某的行为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诉请依法判处。

足彩狗万网址代理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某、罗某某提出:请求追究周某某的刑事责任;判决保险公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对原告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判决周某某承担赔偿责任,应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321300元、丧葬费17165万、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共计438645元。庭审中提出按2012年的赔偿标准计算损失。

周律师作为李某某、罗某某的代理人提出:保险公司和周某某为本案的赔偿责任主体。李某在城镇读小学达四年多,其父母在城镇工作达十三年,死亡赔偿金应根据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

玉溪中院审理后认定,被告人周某某无视交通法规和公共安全,在吸食毒品后及未取得驾驶证的情况下驾驶机动车在城区街道行驶,进入事故发生地前已自知因吸毒未正常睡眠现正处于极度疲乏、困倦的状态下,仍超限速行驶,在撞到三轮车后,继续驾驶冲撞行人、车辆,造成致二人死亡,二人受轻伤的严重后果,主观上对危害后果持放任态度,具有危害公共安全的间接故意,其行为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法庭予以支持。但鉴于周某某是间接故意犯罪,其主观上并不希望、也不积极追求危害后果的发生,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不是很大;且其处于吸毒兴奋状态的消退期或疲乏期,对自己行为的辨认和控制能力严重减退,依法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周某某及其辩护人认为应定交通肇事罪的辩解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法庭不予采纳。因被告人周某某无投案的主动性且在事发后即被在现场的民警控制,其提出应认定自首的辩解不能成立,法庭不予采纳。被告人周某某虽然供述了所吸食毒品的来源,但不能提供贩毒人员的真实情况,其辩护人认为周某某的行为应当认定为立功的辩护意见与查明事实不符,法庭不予采纳。其辩护人提出是初犯、偶犯,认罪态度较好的辩护意见与查明事实相符,法庭予以采纳。因被告人周某某的行为造成人身损害和财产损毁,其在承担刑事责任的同时,依法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由于被告人周某某所驾肇事车辆在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玉溪中心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的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该公司代理人认为不应赔偿的意见不能成立,法庭不予支持。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某、罗某某要求被告人周某某、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玉溪中心支公司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有法律依据,但所提精神损害抚慰金没有法律依据。因被害人李某生前在城镇生活、学习,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及其代理人要求死亡赔偿金按城镇居民计算有依据,应予支持,保险公司代理人认为不能按城镇居民计算的代理意见法庭不予采纳。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某、罗某某损失为死亡赔偿金371520元、丧葬费20189.5元,共计391709.5元。据此,为打击犯罪,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维护社会秩序,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四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人周某某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某、罗某某的损失391709.5元,扣除已付的3582.5元,其余388127元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玉溪中心支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被告人周某某赔偿。

一审判决书送达。保险公司不服提出上诉,省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至此,索赔案首战告捷。

三、周某某无力赔偿,周律师代理状告车辆所有人及管理人受挫。

    虽然有中院和高院的判决书,但周某某无力赔偿。为了让自己的当事人的权益不落空,周律师代理李某某、罗某某另案向法院起诉,诉状载明:被告周某某在未取得驾驶证、吸食毒品、疲劳、意识不清、迷糊、兴奋的情况下驾驶机动车,这是一种对自己、对他人、对社会极不负责任的做法,其行为已产生了严重的后果,已经受到法律的制裁,并被判决对二原告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然而,由于周某某无任何财产可供执行,不能支付法院判决的的赔偿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另《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项第6条规定:“因出借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损害的……出借机动车存在瑕疵或者出借人对借用人有无驾驶证资质或依当时情形是否存在不宜驾驶的具体情况未尽审查义务致人损害发生交通事故的出借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第7条规定:“有营业资质的出租汽车公司出租机动车交付承租人使用并收取租赁费用,承租人使用该租赁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损害的……出租人承担连带赔偿责饪。”据此,五被告应与被告周某某连带赔偿原告的各项经济损失。

    因周某某无任何财产可依法执行,所以二原告只有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侵权责任法》等法律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提起本案诉讼,请依法判决被告在超过保险责任限额理赔部分外由被告管某某、何某某、叶某某、何某某、白某某与周某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或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由上述被告赔偿给二原告死亡赔偿金211300元、丧葬费17165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共计278465元。

然而,该起诉被区法院裁定驳回。区法院认为,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玉中刑初第8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已以定本案两原告的损失为死亡赔偿金371520元、丧葬费20189.50元,共计391709. 50元,并判决该损失扣除已付的3582. 50元,其余388127元由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玉溪中心支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周某某赔偿。该判决相关当事人不服,提出上诉后,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2012)云高刑终字第1185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现两原告起诉主张在扣除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玉溪中心支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损失外再由本案被告赔偿。二原告的起诉与在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玉中刑初字第85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中的诉讼主张均系基于同一事实和理由,故原告的主张属重复诉讼,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五)项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原告李某某、罗某某的起诉。

四、周律师迎难而代理上诉,获中院支持。

收到一审判决书后,周律师代理李某某、罗某某提出有理有据的上诉理由:

首先,一审裁定认定“原告的主张属重复诉讼”是错误的。

只要对照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玉中刑初字第8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以下简称85号判决)和本案的诉讼就不难看出:85号判决的诉讼主体是上诉人诉周某某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玉溪市红塔区支公司(以下简称大地保险公司),而本案的诉讼主体是上诉人诉管某某、何某某、叶某某、何某某、白某某;85号判决的诉讼客体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附带民事赔偿,而本案的诉讼客体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85号判决书中请求解决的问题是由大地保险公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判决周某某赔偿,而本案请求解决的问题是对肇事车辆租赁及借用关系主体赔偿责任与周某某不能赔偿的救济。85号审判与本案审判针对的是上诉人不同的诉,不是一事。一审裁定认定属重复诉讼是错误的,其认定的基本事实是缺乏证据证明的。

其次,一审裁定适用的法律与案件性质明显不符。

一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五)项之规定,裁定明显错误。该法条规定:“人民法院对下列起诉,分别情形,予以处理:(五)对判决、裁定、调解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案件,当事人又起诉的,告知原告申请再审,但人民法院准许撤诉的裁定除外”,其规定是针对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当事人不得以同一诉讼标的同一事实理由再次提起诉讼,是指同一主体、同一事实、同一后果已由生效判决所固定,当事人以同一事由再起诉即违反了“一事不再理”的原则。一审裁定违背立法本意,驳回上诉人起诉,错误是极为明显的。

第三,一审裁定没有将公正、公平原则贯穿于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并最终体现在案件的裁判结果上。

公正、公平是我国司法制度追求的最终目标,也是人民法院司法审判的灵魂所在。但在本案中,所有涉案受害人均起诉,一审合并审理分别判决,一审裁定与(2012)玉红民一初字第1138号等判决相比,与何某某、杜某某、程某某等受害人和近亲属得到的判决结果相比,他们获得了被上诉人的赔偿,而上诉人却得不到。他们同时得到大地保险公司赔偿,且有明确的赔偿金额,而上诉人虽获得大地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却没有明确的赔偿金额致至今无法执行。他们受侵害的合法权益得到较好的恢复和补救,而上诉人在周某某无赔偿能力的情况下几乎全部落空。这样的裁判结果对于上诉人来说无疑是极不公平的。

所以,上诉人不能不上诉,请二审纠正一审错误,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2014年1月29日,玉溪中院作出了支持周律师当事人上诉请求的裁定书:本院经审理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四)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87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查明第一审人民法院作出的不予受理裁定有错误的,应在撤销原裁定的同时,指令第一审人民法院立案受理;查明第一审人民法院作出的驳回起诉裁定有错误的,应在撤销原裁定的同时,指令第一审人民法院进行审理。经审查,玉中刑初字第85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李某某、罗某某起诉的是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周某某和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玉溪中心支公司,诉讼请求是,请求人民法院判决保险公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对李某某、罗某某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判决被告周某某承担赔偿责任,应赔偿的死亡赔偿金321300元、丧葬费1716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共计438645元。而本案中,李某某,罗某某起诉的被告为管某某、何某某、叶某某,诉讼请求是,请求人民法院判决被告在超过保险责任限额理赔部分外由管某某、叶某某、何某某与周某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或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应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211300元、丧葬费1716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共计278465元),后叶某某申请追加何某某、白某某为本案共同被告参加诉讼。虽然李某某、罗某某是基于同一事实提起的诉讼,但其起诉的主体及诉讼请求已经发生了变更,故本案不属重复诉讼。原审裁定驳回李某某、罗某某的起诉不当,本院予以纠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七十一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87条之规定,裁定如下:一、撒销云南省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法院(2013)玉红民一初字第556号民事裁定书;二、指令云南省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审理。

    五、周律师的代理意见终被法院采纳。

2014年5月28日,区法院根据中院指令,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审理。法庭上,管某某、何某某、叶某某、何某某、白某某及委托的代理人均辩称应驳回周律师当事人的诉讼请求,被周律师严词驳斥。最终,区法院采纳了周律师意见,判决书载明: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呃逆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根据上述规定,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玉溪中心支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由交通事故的责任人按责任比例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周某某吸食了毒品,在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的情况下,驾驶车辆发生本次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作出认定,因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九条、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第三十五条之规定,认定周某某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但就本案民事赔偿而言,被告叶某某、何某某、白某某三人相邀到外地玩,以叶某某名义到被告何某某经营的红塔区龙腾租车行租用车辆作为交通工县使用。办理租车手续时,被告叶某某提供了有效的身份证及驾驶证,被告何某某向租车行交纳了1000元的履约保证金,三人为相同目的租赁车辆并共同使用,被告叶某某、何某某、白某某对所租车辆享有具体的支配及控制权,系车辆的运行支配者,也是车辆运行利益的归属者,在共同使用车辆过程中,应对该车承担相应的管理及保管义务。但三人从外地游玩回来后,未将车辆归还租赁公司,最终所租车辆流转到无驾驶资格的周某某手中,不管周某某系借用还是擅自驾驶该车辆,但作为共同使用人的被告叶某某、何某某、白某某,系车辆的共同管理人,对车辆的保管和管理负有必要的、通常的注意义务,但最终未能完全尽到谨慎注意义务及管理义务,导致本次事故的发生,故被告叶某某、何某某、白某某应当共同对本案的损失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下列情形之一,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并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确定其相应的赔偿责任:(一)、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机动车存在缺陷,且该缺陷是交通事故发生原因之一的;(二)、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驾驶人无驾驶资格或者未取得相应驾驶资格的;(三)、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驾驶人因饮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或者患有妨碍安全驾驶机动车的疾病等依法不能驾驶机动车的;(四)其他应当认定机动车所有人或管理人有过错的。另《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因租赁、借用等情形使用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案中,被告管某某作为云FGL988号车辆的实际所有人,其将该车交由被告何某某的租车行经营及管理车辆的租赁业务,并为该车投保了相关保险,车辆证照齐全、年检合格,且事故发生后相关部门对该车的安全性能等参数进行了检测、鉴定,车辆的使用性能良好,不存在安全隐患及缺陷,其作为车主对车辆的使用、维护等方面尽了必要的注意义务,故其在本案中没有过错,依法不应当承担本案的民事赔偿责任。作为合法经营租车行的被告何某某,其在与被告叶某某订立租赁合同过程中,对租用人是否具有驾驶资格、机动车的车况等方面尽到了谨慎的审查义务。车辆租出后,车辆已不在租车行的控制范围之下,运行支配权在承租人手中,承租人通过支配、运行该车来获取相应的运行利益,而租车行除收取租赁费用外,并不能取得该车出租期间的运行利益。综上,被告何某某租车行为没有过错,车辆出租后即对该车丧失了绝对的控制、支配权,也不存在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有关机动车使用人、管理人在租用车辆过程中存在过错的具体情形,故依法不应承担本案的民事赔偿责任。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及各自的过错程度,就二原告的损失,超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的费用,由被告叶某某、何某某、白某某承担30%的责任。关于本案损失费用,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玉中刑初字第8 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已明确二原告因李某死亡造成的经济损失为死亡赔偿金371520元、丧葬费20189. 50元,共计391709. 50元,该判决已生效,本院予以确认,也即二原告因李某死亡造成的经济损失范围及金额已经硬定,二原告主张以新标准计算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其超出部部分本院不予支持。现二原告超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的费用为346881元本院予以确认。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九条、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第三十五条、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由被告叶某某、何某某、白某某于判决生效后2 0 日内赔偿原告李某某、罗某某死亡赔偿、丧葬费共计104064元,被告叶某某、何某某、白某某对上述费用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区院判决送达后,当事人都未上诉。